中国医师节特稿:科教网对话妇产科医生李芬兰,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2019-08-18 13:58 首页 > 健康 >   来源:科教网
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的身心健康奋斗终身!

(一)

2018年9月11日,对于我来说,是一个特别难忘、特别兴奋的日子,那是我女儿出生的日子。就是在这一天,妻子不再“欺负”我了。

女儿出生后,我不停自言自语到“科教网创始人李伟伟的女儿,就是不一样,出生都会挑日子,美帝国主义纸老虎都会恐惧”,老婆就警告我:9月11日,是无辜群众的受难日……

2018年12月23日,在西北饭店长安厅,举行了简约而庄严的“科教网创办十年暨创始人李伟伟爱女李明心诞生百日感恩仪式”。各界人士同祝福:愿科教网越办越好,祝福小明心早日成长为大明星!


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产科医生李芬兰

给李芬兰大夫送锦旗

在仪式上,特别要答谢对小明心这个新生命诞生非常重要的一个人,她就是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妇产科医生李芬兰女士。

时隔数月,第二届中国医师节即将来临,小明心也将一周岁了,为了记录心路历程,弘扬身边的真善美,我多次约访李芬兰阿姨,终于在一个周末的早晨,于陕西日报社附近的九号茶馆,一起说了些心里话。

透过李芬兰医生真实的心路历程,折射当代中国医师平凡中的伟大、伟大中的平凡,敬献给第二届中国医师节。以下是采访摘录:

李伟伟:2009年我在一个国家级报纸担任记者站站长,采访了原第四军医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樊代明将军。樊院士看伟伟这个小伙子服务挺好,做事认真,非常珍惜工作机会,交谈中就提醒我,报网互动融合了,互联网是个趋势,可以创业搞个网站。

为什么搞科教网呢?一个是跟科技、教育有关,第二不涉及国家时政内容,强化对老百姓的服务,在商言商。再者,西安是国家的科教资源中心。

科教网如今发展10年了,始终抓住一条核心的线,就是“医疗和健康”。因为绝对影响未来世界的文化不一定是儒、释、道、《圣经》、《古兰经》,但一定是决定人生或者死的文化,这就是有关健康医疗的文化,这是一个刚需。

所以,从樊代明院士的精品战略到整合医学,我一直在跟着这条线走,因为治病不光是给人解决身体上的病痛,更重要的是心理的抚慰。

的确如此,我老婆怀二胎的时候,心里很恐慌、烦躁、暴躁。肚子里的宝宝有没有问题她不知道,遭遇“欺负”的人只有我啦。

张静见到您的时候,阿姨您很温柔地问她,安抚了她的情绪,我在旁边观察到,张静露出了久违的微笑。您坚定地告诉她权威研判:“对于38岁的女性,孩子筛查后很健康,如果再不要的话,可能以后没有勇气和机会要了!”

这让张静吃了定心丸。现在我们这个很和谐、温暖的家,跟阿姨您的那几句话非常有关系。因为生了老二以后,我们儿子才更会关心人,把妹妹呵护得好得很,首先自己不伤害,我有时不小心碰了女儿,儿子就批评说若把他妹弄伤了,小心挨揍……

张静也常告诉儿子蛋蛋:哥哥要有哥哥的样子,要保护妹妹、要有责任感,不能光顾你有什么吃的,更要考虑妹妹饿了没。女儿李明心现在也懂得分享,有一次给她了半根黄瓜啃,她吃着吃着非要喂我,我不吃,因为大人饮食和孩子要分开,免得有啥感染,但女儿坚持非要给我吃,然后我就吃一口,她不行,我咕噜咕噜把她黄瓜给吃完了。然后很可爱的表情呈现了,她看到黄瓜怎么没了,有点失落,我给岳母说“你赶快再给拿半根黄瓜,我把你孙女黄瓜给吃了”。不到一岁,她就懂得分享,现在,我们两个孩子都懂得了分享。

(二)

李伟伟:衷心地谢谢您。阿姨,您原来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李芬兰:

我是西安医科大学毕业的。实际上,我是1981年就从宝鸡岐山县,参加中专考试到西安市卫生学校,我学了个助产专业,然后毕业分配到雁塔区人民医院,在雁塔区工作期间我又去上了在职的西安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就是现在的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在西安市纬二街,中国科学院西安分院也在那里办公。

当时我大学毕业以后,就调往陕钢职工医院工作了,在陕钢工作了20年。后来我们陕钢不是破产了嘛,但我们医院还存在。


李芬兰医生接诊中

当时,陕西省建材医院妇产科需要加强队伍建设,就把我和我们陕钢医院的妇产科主任两个人给请过去了。后来,我就正式调到这边来了,就现在这个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西安的老人们都知道建材医院,但是可不知道陕西省第四医院。陕西省第四医院现在发展得还是挺不错的,一天的门诊量都上千了。

李伟伟:您读卫校是自己的想法还是父母的想法?

李芬兰

:我是宝鸡岐山县益店镇的农家子弟。我们姊弟5个,我是老四,还有一个弟弟。我大姐现在还在农村,二姐后来也工作了,现在退休了。三姐现在在阎良,我弟弟也在西安,我们家也在西安,所以老家现在没什么人了。

我初中毕业就到西安,读的是中专,年龄小,才十几岁,当时只要能考出来就很高兴了,能考上中专的都是高材生,考不上中专的才上高中。

因为从小很羡慕白衣天使,看人家穿白色制服很神气,看到军人穿绿军装我就很羡慕,冥冥之中就引导我后来走到这一行了,可能还是我喜欢这个行业吧,从小有一种对医疗从业人员、白衣天使的崇敬。

当时,我们学校考上中专的人很少,只有两个。我的母校叫宋村中学,我们那一年级有300多学生,考了一个我,女生。另外一个男孩考到了气象学校,就是西安北郊肖家村旁边的那个陕西省气象学校。哦,对了,我那个校友叫韩海云。1981年这一年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

李伟伟:1981年我刚出生。

李芬兰:

改革开放才开始,那个时候考学就觉得从农村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从小都学习很好,我一直在班上当的班长什么的。那时候中专非常珍稀,学习好的都考走读中专了。我们中专同学聚会的时候都说,说我们应该是清华北大的材料,结果上了个中专,当年社会制度就是这样。

提前就业嘛,国家也急需要人才。那时候,国家的人才非常匮乏嘛,所以说一毕业先把这些学生抢走了。记得我们班45个人,陕西省妇幼保健院需要15个人,我们学校只分配给省妇幼1个学生。

李伟伟:您是哪一年出生的?

李芬兰:

我出生于1964年。我的父母很勤劳,我父亲这个人实际上很重视教育。虽然说那时候农村条件很差,但是你看我二姐那时候高中毕业,那时候农村高中毕业的不多;我三姐高中毕业,我三姐那时候考学就差0.4分、0.2分,考了3年,都说也许是命运。

三姐几年考不上,家里也压力大嘛,我觉得父母也不容易,我就很努力,考中专走了。

有了弟弟,我差点被送人了。我爸回忆,抱我的人都来看了,我爸看见我笑呢,说这娃比较灵醒,不给人了,就把我留下来了。我跟弟弟一起上学,我弟弟实际上比我聪明,但是他被全家人都宠着,学习不扎实,成绩忽上忽下。也许我怕被送人,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李伟伟:您父亲是什么样的文化程度呢?

李芬兰:

父亲那时候相当于小学毕业,但他很重视教育,因为我父亲这个人很能干,经常看书看报,也很勤劳。那时候不是经济比较差嘛,爸爸就在我们村弄个石灰窑,把我们村的经济就给发展起来了,周围的姑娘都愿意嫁到我们南官庄东村来。

我母亲没有文化,但是我母亲可聪明了,她上了一个礼拜的速成班,就可以看报纸,经过长期的自学,能认识3000多个字。母亲的脑子可好了,她看一眼就能记住,她一个人没事还爱看看报纸,我母亲这个人太伟大了。做饭做得特别好,她干啥都干得特别好,她对我们要求也很严,我从小到大也很乖,在父母跟前没顶过嘴,父母一直都觉得我比较优秀一些,一般也不说我。父母老的时候呢,他们很高兴地说,幸亏把莲莲(乳名)这娃没给人。

生活中的李芬兰阿姨

因为父亲当时也算有文化的人。他一直在“领导”岗位上,当队长、采购、保管员等。他的视野比普通农民要宽广,母亲也很聪明,用现在的话就是基因好。如果条件好,我可能就是北大清华的料。乡亲们现在都经常说,只要家里来客人,队上来个人,就爱跟我母亲交流。母亲给村里人影响好,村里有啥事就爱跟我妈请教一下,关于婆媳关系、邻里矛盾等。

比如说,我叔当年在陇县工作呢,母亲跟她弟媳妇相处几十年,从没有拌过嘴。我母亲说,宁愿自己吃点亏,跟弟媳妇都没有拌过嘴。母亲对婆婆,就是我奶奶,也非常好,父亲、母亲对老人也很孝顺。

对于各种人际关系,不管兄弟姐妹、妯娌之间,她处得都很好,她从来不跟人吵架,隔壁邻社都说她能干,家里啥事情都安顿得顺顺当当。她能干,真的能干,她干活一直干到她70多岁。母亲她手工做得可好,她给我们姊妹几个一人做了一副猫枕头,她说老了就给大家留个念想。70多岁的她,近视1500多度,还能扎花,你想她基本功多扎实!

李伟伟:母亲何时出生的?记得第一次离开娘的情景吗?

李芬兰:

我妈妈是1933年出生的。

哎,我第一次离开妈妈,就是在读中专的时候,岐山到西安不算远,但当年还算背井离乡,交通不方便。十六七岁的姑娘,人在成长期间,经历的事情很难忘。

我都觉得在中专期间挺能干的。那时候缝被子干啥,我觉得我啥事情都能干,我很自信你知道不?很多同学在城市长大,不会缝被子,我就帮他们缝。

我是农村娃,吃的紧张一些,小时候一到夏天都拣麦子。我一到学校以后,那个时候包餐制,给我们发饭票,一天一斤粮食,但是女孩子都吃不完,吃不了的那馍我扔不下去,我把其他同学要扔的馍都留下来,都给长安县的同学,他们家粮食紧张,就带回去。那时候馒头可大了,我可心疼了,我说这馒头怎么能扔呢?

有些同学特困难,我记得那时候柞水县有个同学,从柞水到西安来上学,就一条裤子,1981年。

柞水县的同学要换裤子的时候,我们长安县那个同学,把她姐的裤子给拿来换,叫一穿一洗。

她在中专时,那时候正长个子嘛,她来的时候刚缝了一条新裤子,刚好,等她毕业那年短了好一截子,她长高了,裤子没长,就短了一大截。就那条灰色“的卡裤”我印象可深了!

李伟伟:中专期间的生活,有哪些难忘的?

李芬兰:

那时候真的条件可差了,但是我很知足,因为什么?咱们从贫困地区到这么好条件的学校,有吃的、有喝的,学习条件也好,所以说我们在中专期间我也很努力。我为啥能留到西安呢?就是因为我学习还好,实际上我脑子并不好,我脑子没有母亲好使。我老说我妈,把你那脑子咋不给我呢?

我这个人比较踏实,一直发扬笨鸟先飞的精神,觉得咱比较笨咱就努力一下吧,实际上整个走过来,我觉得还是挺不错,我老公有时说我“你这起点这么低,现在能干到这程度就不错了”。像我这样的中专毕业生,能有今天,已经很自豪了。

当时中专学了哪些课程,我全都记得。在第一年我们学些基础的东西,像生理、解剖、生化这些,到第二年的时候我们就进入了专业知识,内外妇儿这些都学,每一科的课本,我说实在的尤其妇产科的书本我从头可以背到尾,倒背如流,我们连目录里面的东西都学,都反复地看,都记住了。

因为那时候,对我来说没有礼拜天。我从小就爱学习,我笨所以更爱学习。礼拜六、礼拜天,家近的同学回家了,我离家远,我就在学校看书、学习。

我们这一拨人都爱学习,能考上学的都是爱学习的人。我闭上眼睛如同放电影:我们的班主任曾老师,她对我们这群姑娘非常好,一开学她就给我们教生活常识,比如怎么叠被子,就是一些常识的东西她都要教给我们。然后我们的刘雪婷老师,教学风格非常严谨,让我终身受益。我们的解剖课王老师,胖胖的,在他教解剖的时候,我很感兴趣,就想人体奥秘,对他印象挺深的。我是化学课代表,我们龙校长带的生化,我觉得我也学得挺好。反正中专时候年纪小嘛,那时候特别爱学习。

(三)李伟伟: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工作的?

李芬兰:

我从1984年工作以后一直在妇产科。妇产科是一个大的科室,但是要分得细的话,可以分为三大部分,一部分是产科学,一部分是妇科学,还有一部分是计划生育学,目前我就干产科这一部分,实际上妇产科分不开的,只是说咱们科室大了以后更专业一些,你现在干这一部分,但是不管哪一部分拿起来都要会,业务能力都要很好。

工作上,我从来没有烦过,因为我可喜欢工作,昨天我忙了一早上门诊,做了一下午手术,我们有个实习的学生说李老师你这劲怎么这么大呢,你这劲来源于哪里?

我说,来源于我热爱这份工作。

热爱这份工作,我就热爱,确实热爱。我有时累了躺在床上还听听课,老公有时候开玩笑说“你看都老婆子了,还在那学呢”。基本上,我每天回来要听、都要学,还经常去听报告。我感觉知识更新得比较快,虽然我现在记忆力差了点,但是我还是喜欢听,了解一下前沿的东西。西医知识,5年不学,基本上课本上都用不上了、淘汰了。

李伟伟:你刚毕业的时候,给产妇接生害怕吗?

李芬兰:

我毕业分配到雁塔区医院,工作了6年。这6年中除了结识到我老公张立鹏以外,最大的收获就是在基层锻炼了我,当时的工作环境也比较艰苦一些,所以不管从生活上、工作上,各方面我觉得对我锻炼挺大的,唯一使我感觉遗憾的就是在我正能学习的年龄,没有很好的代教老师,只能我一个人摸索。

按照常理,刚上班要有个资深医生手把手教,但对于我们这个年代的人来说,就挺遗憾的,当时的基层医院人才太匮乏了,就没有老医生,我一工作就独立工作,在理论与实践结合中不断探索进步。

曲江春临村叶宝珍因李芬兰给她三个孙儿接生而成为挚交

年轻时候胆很大,刚上班不久,我值班,来了个子痫病人,我就一个人处理。当时生孩子的人多,经济条件差,来到医院都是急产,值班医生就得一个人处理。有时心里也害怕,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就赶快翻书,现在想起来好后怕呀。

曾经有一次,有个病人做人流,我一个人给做,手术中病人得了人流综合症,大汗淋漓,我给打了一支阿托敏。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劲,我把病人从手术床上抱到了留观床。

李伟伟:阿姨,你几十年从事一样工作,枯燥吗?

李芬兰:

我1990年调到了陕钢职工医院,在这单位工作了将近20年。2006年我们陕钢破产以后,那个医院慢慢不行了,建材医院也是现在陕西省四院请我过来,所以我就到这边工作,到2010年正式调到省四院。

妇产科医务工作者都很累,压力都很大。在陕钢医院期间,医护人员特紧张,值班就一个人,压力大、风险也大。所有事情都得一个人扛,逼得我不断学习,能力提高很快。虽然很苦很累,但我很有成就感,总是乐此不疲。

除过陕钢的职工家属以外,周围的群众还是比较多的。就是现在我到省四院,无形中曲江好多病人带来了,现在在这也带来不少。我这个人心地善良,多愁善感,我愿意为她们服务。

我觉得医生这份职业是很高尚的,因为通过你的努力可以给病人解除很多问题,尤其我们这个科室虽然说风险大,辛苦,但是我们这个科室是一个很阳光的科室,你比如说你护理了一个,你接了一个产妇,到时候孩子一生出来哇哇一哭,你心情可好了,你尽管很累但你不累了。总是给人带来希望,迎接新生命。所以说我很喜欢这个专业。我觉得一点都不枯燥!

李伟伟:你昨天几点起床的?

李芬兰:

昨天6点半起床,8点我就开诊,开诊看到12点,昨天病人也比较多,100多病人我们两个人看,昨天下午我做了一下午手术,做完快5点半。

下班就回家,回家以后实际上已经很累了。昨天回来休息了一会,我做饭、洗衣服。因为你叔叔血压有点高,他所在的单位,上夜班人员很多,他长期处于24小时待命状态、很辛苦。我就老体贴着他,怕把他累着,实际上我已经很累了。

忙完看了会儿书,晚上11点休息的。昨天倒是没有太异常的病情,都是些门诊常规手术,因为我们现在妇产科人手比较紧张,我有时候开玩笑,我说你们把老婆子当年轻人用。没办法,工作压到那了就得干,毕竟我现在还能干,能干我就必须站在岗位上。

(四)

李伟伟:你对于女性做人流怎么看?

李芬兰:

如果孩子能要的,有条件要的话,我都不建议她们做掉。但是有些特殊情况,人家确实自己要做掉,咱们作为医生来说只能合理建议,你不能勉强病人做什么不做什么。

现在做人流的还是挺多的。每次做完人流以后,都会告诉病人要做好避孕工作,尽可能避免意外妊娠,给每个病人都交代这种情况。无痛人流虽然解决了手术中的疼痛问题,但是它也存在一定的风险。现在做的无痛人流是全麻下做的,全麻有全麻的麻醉风险,在临床上偶然会有呼吸心跳骤停这种可能发生。在麻醉的过程中,我们是要在麻醉师监护下做的,手术大夫是手术大夫,麻醉师是麻醉师,麻醉师在管理他的生命体征,咱不敢出事,千万不能出事。做人流的次数越多,影响生育机会越多,不是说肯定要影响,但是做的越多几率越高。

李伟伟:人流和药流有啥区别呢?

李芬兰:

现在宫外妊娠、不孕不育跟女性早期流产有一定的关系,尤其药物流产以后,好多女性药物流产不全、术后出血时间长,造成一些感染,输卵管堵塞,造成宫外妊娠继发不孕的可能性比较大,现在我们把流产药物当麻醉药品来管理了,所以说限制药流。

刚开始有药物流产的时候,药店、小诊所到处都能吃药,只要你怀孕你就可以吃,但是通过这么多年观察,这种药物流产还是对女性远期的健康影响比较大,所以说还是建议尽可能的避免,当然遇到一些特殊情况,做人工流产风险更大的情况下,我们选择药物流产,但要告知病人可能存在的问题。

药流风险,主要是远期问题,继发不孕,宫内感染、盆腔感染这种可能性大,因为什么呢?

受精卵要健康,就像种子一样,种子有肥沃的土壤,庄稼才能长得茂盛。受精卵要健康发育,就需要较厚的子宫内膜。

药物流产,是通过阻断孕激素以后使这个“种子”掉了,但是那层厚的“土地”掉不全,导致不全流产,不全流产后出血,如果不多的话,持续时间一长就容易造成感染,所以现在我们尽可能避免药物流产。

李伟伟:如今,高龄产妇比较多,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李芬兰:

近几年来由于二胎政策的放开,高龄产妇多了,前几年高龄产妇不是很多。

有些学历比较高的、事业心比较强的女性,可能推迟婚育的年龄。怀孕太晚了,妊娠合并症、并发症以及胎儿发生畸形的几率就增加了。

所谓高龄产妇,35岁以上就算高龄了。很早以前我们把30岁定为高龄产妇,近几年把35岁定为高龄孕妇,不管你定30岁还是35岁,反正超过30岁,年龄还是偏大。高龄产妇骨盆的伸展性差了,所以说分娩的过程中容易造成难产。

当代,很多女性总说先立业后成家,我不太赞同。我觉得人生苦短,就这么几十年的功夫,该干啥就干啥,该生育就生育,该结婚就结婚,不要过度的去推迟这个年龄,比如你推迟到40岁,你说你还要生孩子嘛,因为生孩子是女性的天职。

李芬兰医生在陕西省四院新住院部大楼前

所以说你再推迟过度的话,高龄产妇又存在一些妊娠期并发症增加,分娩过程难度增加,胎儿的畸形发生率增高,所以说我还是建议在育龄期,身体无异常的,该生育年龄就生育。

李伟伟:妇科疾病和癌变有啥防控措施呢?

李芬兰:

现在这个妇科疾病,包括以前莆田系这些医院,一检查一大堆的问题,什么宫腔积液、宫颈糜烂,各种妇科疾病,把病人和家属都吓住了。

妇科的炎症比较常见一些,当然平时女性应该做一些维护措施,比如每天清洗,换衣服,性生活前后的清洗。经期卫生要重视,宫颈糜烂不是问题。

现在不叫糜烂,实际是宫颈的柱状上皮外移造成一个感观上的红色区域,把这叫宫颈糜烂,实际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糜烂,现在教科书把“糜烂”这个词已经去掉了。我感觉这个词确实不是太好,太吓人了,患者一听都胆怯、恐慌,很不恰当。造成一些“过度治疗”。

对女性来说,在育龄期的妇女,我们要求定期的门诊检查排除宫颈癌,我们现在检查的方法也比较多,常用是阴道镜,液体细胞学检查,HPV的检查,这都是宫颈癌的筛选方法。

癌症到目前为止,没有明确的原因,但宫颈癌现在大部分考虑HPV的感染,就是人乳头状瘤病毒的感染,是导致宫颈癌的原因,现在有疫苗,就是说你查了以后没有什么问题,可以打一些宫颈癌的疫苗,现在咱们国家有二价疫苗、四价疫苗,六价疫苗目前还没有。

只要有疫苗,你就可以打,肌肉注射。我们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就可以打。对于健康的女性来说,定期门诊检查,宫颈癌疫苗注射,就可以有效地预防宫颈癌的发生。这个得大力宣传,很多医护人员都不清楚,不要说偏远地区的农村女性了,宫颈癌是可以预防的。

(五)

李伟伟:究竟为啥要坐月子呢?

李芬兰:

在妊娠和分娩期,产妇体力消耗很大,营养损失比较多,因为你要长一个孩子,再加上生孩子的体力消耗、出血等,这都对女性身体造成损失,所以坐月子这个过程,实际就是修复器官、恢复体能和免疫力的过程。

产后由于气血的亏损,容易受到风寒,当你吹风以后,也可能出现头疼。所以说坐月子期间,还是尽可能的避免受凉、吹风。产后免疫力会明显下降。

上个世纪80年代之前,特别一些农村女性,她们很多时候在家里生育,在村里请接生婆一接,基本没有消炎等专业处理,导致的月子问题很大。

现在咱们新法接生,医院实行规范的接生程序以后,这种妇科的炎症明显减少了。产时,产褥期产妇和胎儿的并发症也明显减少了。

李伟伟:对于曾经在家里生育的这部分女性,如何保健呢?

李芬兰

:如果她们出现一些病症,尤其是尿失禁的人,要通过手术或者保守治疗,轻的话可以保守治疗,如果严重了就需要手术治疗,有些女性在生孩子过程中盆底的损伤,引起膀胱脱垂,阴道前壁的脱垂,这样容易引起尿失禁,尤其咳嗽、大笑、干重活等腹压增加的时候,经常尿裤子。很早之前,旧法接生,这种发生率很高。

李芬兰医生和护士查阅病历

什么叫绝经?中国女性绝经的平均年龄是49岁。一年不来月经叫绝经。当绝经以后,出现异常的阴道出血,就应该及时就诊,首先我们要排除宫颈癌,因为宫颈癌在女性肿瘤中是占首位的,所以我们到医院以后,要首先排除宫颈癌,以及子宫内膜癌,附件区有没有肿瘤、恶性肿瘤这种情况。所以,有问题得及时来医院就诊。

六)

李伟伟: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妇产科有哪些特色?

李芬兰:

妇产科是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级重点专科,共有床位70张,出院人数及门诊人次均名列前茅,妇科手术80%以微创的手段完成,产科能规范处理各种危急并发症及合并症。

我们很努力,对每一个病人都很热情,真心实意的对他们好,来一个病人,要感动一个。

患者范围很广,航天、曲江这边,我家周围的群众,省四院周围的居民,蓝田、灞桥来的也很多,还有西安北郊未央区的好多人都到我们这,还有长安区的,好多人都到四院来就诊。

我曾经有一次下乡,到患者家里回访,我们开着车,车程40多分钟。我当时很感慨,就对同事们说“咱们应该好好对待每一个病人,你看这些病人来一趟多不容易,40分钟的车程可能几十里路,他们倒摩的、公交车,挺个大肚子,来回得几个小时,太不容易了。都赶到咱们这,咱们不好好对病人,对不起病人,良心上过不去”。

我刚到省四院门诊的时候,妇产科工作没开展起来,院长抱有很大希望,我就暗下决心,不能不辜负责任和使命。我就扎根在门诊,把门诊的工作从一点一滴做扎实,一年比一年好,一年比一年好!

从门诊的数字上已经说明了一些,患者的数量,以及从这个四面八方赶过来的人,这是患者对我们的信任,说明了我们的服务能力,说明我们的工作做得挺不错。

带着孙子来看望“李奶奶”

我们产科病房发展挺好,尤其我们盖住院部这个高楼以后,住院条件改善了,周围的群众更相信,我们妇产科门诊量多了以后,自然住院病人多了。基本产科门诊我们固定两个人,病房有固定的医生,在门诊放着年龄大一点、资质深一点的,经验丰富,能对病人更好地服务。

我们现在的护士素质相当好,因为我们天天在培训,医院抓得很紧,我们陕西省四院这几年在飞速地发展,其他科室也同样在发展,妇产科尤为明显。四院妇产科必备的大中小各类医疗器械设备,该有的都有了。我们还与西安交大一附院建立了协同会诊的机制,有大疑难病例,我们就网络会诊或者把各位专家请过来集体研讨。与西京医院、唐都医院的协同创新,也在联络中。

我们省四院的妇产科主任晋雅凌是非常优秀的,她很敬业,把每个环节都抓得很细、很严,她也是我一个老同事,应该算“老战友”吧。她与我同龄,跟我一起从陕钢医院调到这边来的,用现在90后的话叫“闺蜜”。晋雅凌主任很能干,很忘我,把妇产科管理得井井有条、学术氛围很浓郁。

如今陕西省四院,对所有职工抓得挺严,经常举办一些学术讲座,把各个专业的高人,都请进来授课,提高临床人员的基本技能、提升职业道德素养。

(七)

李伟伟:谢谢阿姨,今天帅气的叔叔一直给我们倒茶,下边谈谈你们的爱情吧。

李芬兰:

我1985年认识你叔叔的,那年我21岁。他比我大3岁。谈到第一次见面,他很有心机,因为我是刚分去的学生,不认识他,有一次,他说请我给他量一下血压。后来,他说今天晚上那有电影,咱们去看个电影,我想他肯定是看上我了。

当时量血压不高,但是他现在血压偏高,我就说他乌鸦嘴,年轻的时候就说你的血压高。我爱人医术很好,现在调到陕西日报医务所多年了。

记得有一次,我们认识不久,我回岐山县老家收辣椒,腰弯时间长,到西安以后腰疼得实在不行了。我就说张大夫“我这个腰疼得不行了,你给我扎一下针,检验你的医术。”

没想到经过他一针灸很快就好了,我很感动,他技术挺好。我被他的医术打动,再一个他平时对我很细致。他这个人人品很好,善良,特别善良。所以我就答应和他交往了。婚后,他对我的父母很好,我们老家的人对他可尊重了,他对老人好。老人出门,就夸他女婿。

李伟伟:你俩之间恋爱期间有没有闹过矛盾?

李芬兰:

当时可能看上他的帅,个子也高,人心细,医术好。年轻的时候真帅。我记得跟他刚开始谈的时候,给家里写信说他长得很帅。但是母亲回信中说“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心”。意思你不要光看表面,还要考验他的人品。那个话是农村话,民间的。

张立鹏&李芬兰伉俪在九号茶馆

我对“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心”这一句话,印象很深。我当时感觉家里人不愿意。现在体会下,应该是提醒我不要光看表面,因为我在信中描绘他长得可帅,让家人警惕了。

李伟伟:提到帅的问题,有没有给你带来烦恼?

李芬兰:

没有,我很自信。那个时候的人,还是比较老实。对爱情很忠贞,用实际行动证明,他跟别的女孩子都不说话。

他对我很好,我到陕钢医院上班的时候,离家远了。他每天上下班,骑着摩托车接我、送我,从来没有不耐烦。当时我感觉他那么年轻,周围的群众对他很信任。我感觉这个娃有前途,就凭他这一点,其他没有看上。

李伟伟:你们两个有媒人吗?办婚礼了吗?

李芬兰:

没有媒人,属于自谈。结婚的时候,还是请客了,在他长安县的老家。他大哥给操办的,当时还是比较隆重的,大概有30多桌。公公婆婆早年不在,他们在哥哥的保护下长大的。

他们家在长安县兴隆乡宫子村,子宫倒过来念。据传村里有一个大宫殿(庙堂),兴隆乡有一个兴隆殿,我村也是有历史的,过去归细柳镇管,现在最近两个月划到归郭杜街办管,听说要划到西安高新区,就在香积寺西边走两三站那个地方。

张立鹏:我记得当时雁塔区医院的领导出席了,1986年农历腊月二十六。还是很有面子的,我们看病结识朋友不少,一个叫跃进的朋友直接把两个车厢的大公交车开来了。后来觉得人太多怕招呼不周到,院领导开了丰田面包把我一拉,还开了一辆吉普车。亲戚朋友,看到几辆车后很有面子啦。

我们结婚的时候,还有周围好多病人找我看病,结婚走了以后,给病人没有说,病人看病来了知道了,我们回来后发现窗台上摆的电壶、被面,那个时候是盖的房,窗台搁了一摞子,电壶倒出来里面是钱,病人对我很好。我看病人,有钱没有钱都看,不管病人穷富都看,长安县那些病人,好多家里都去过,只要说,我们都去,就是你刚才说的内心也是感动。

李伟伟:你还记得一些病例吗?

张立鹏

:病人其实挺好,有些病人跟我交流以后,跟父母一样。我原来在长安县的时候,有一个病人叫杨秀芳,那个是我看的第一个病人,那个病人得了梅核气,喉咙里面气喘不出来,查不出来。那个老太婆,被我一针灸,药一吃下去,十几分钟后好了。她儿子、她老汉陪她来的,把家里种的菜给我送过来还必须收下,蛮感动的,很有成就感。

李伟伟:你们当时只是普通的年轻医生,影响力真大!

李芬兰:

除了医生职业以外,我们两口子心地善良,基本做到有求必应。我们孩子结婚才有意思,我们订了33桌,备3桌,结果去了50多桌人,这些人是没有被通知的人,有些人互相听说谁他娃结婚,就来了。

后来我跟我同事韩大夫说,咱们订了30多桌,一下来了50多桌,坐不下了,把那层楼全部开完了。有些人没有见上我,人家来把礼一上,就走了,没有地方坐了,实际是咱们对病人好,病人特别感激。

张立鹏:还有一个老太太,我们孩子结婚了,老太太打电话批评我还不够,坐车还跑到家里,生气地质问:你为啥不给我说?你孩子结婚为啥不给我说?

88岁的老人,生完气后,给桌上压了500块钱才走。第二天,我们又买了些东西,把老太太回礼探望她老人家,老人很高兴,我们说了好长时间家常话。

李伟伟:你孩子多大?

李芬兰:

1988年生的,现在也31岁了。我女儿吧,我照顾少些,很歉疚,和孩子交流的还是少。孩子说我太强势了。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必须全心全意的付出,没有办法。在这一点上,多亏我爱人把家庭照顾得好,这是我的坚强保障,密不可分。

我爱人评价我:“女同志里面,总体还是很优秀的。工作还是敬业负责,家庭责任感还是强,就是有时候急躁。”

也许是职业病吧,妇产科的工作,必须干脆利索,他最早学中医,跟女儿性格都有点慢。我性子急,弄什么得弄完,我老吵他们磨磨蹭蹭。也许是这个原因,女儿没有学医!

李伟伟:国务院确立的中国医师节将第二届了,谈下感受。

李芬兰:

我觉得护士有护士节。医生这么辛苦,非常感谢国家对医生设立节日,作为医生也有一种荣誉感,医生这个职业也是很神圣的,能被社会认可它。

李伟伟:你怎么评价我叔叔呢?

李芬兰:

他这个人,很善良,也很勤劳,特别善良。对人也好,有家庭责任感,对社会责任感特别强。周围的人,只要有求于他,他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帮,是一个很义气的男子汉!

李伟伟:如果下辈子还遇到他,你们还会在一起吗?

李芬兰

:如果能遇到,还嫁给他。希望吧。

张立鹏:我想早早娶她,最好是青梅竹马!

(八)

李芬兰说:每次听到新生儿的啼哭很有成就感!

就在落笔之时,儿子蛋蛋从围棋学校学习归来,高兴地告诉我,老师说他很有耐性,能一口气坐几个小时。

我瞬间开悟,不是每个成功的人,都去干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主要在于情怀和坚持,水滴石穿、持之以恒的坚守。

李芬兰医生,不是知名医院的院长,也不是国际医学界的院士和泰斗级人物,但是她如此的亲切和生动,她帮助了李伟伟这样无数的普通家庭,带着微笑迎接了多少个婴儿的啼哭,鼓励引导多少个家庭团圆和美?

她在产科门诊的椅子上一坐就是30多年,并乐此不疲,用善良和真诚感动着身边的人,让得到她帮助的人,继续传播爱的力量。

8月9日,我毅然决定支持中考失败的小侄子李凯龙,走进陕西省高教系统中等专业学校学习护理专业,毕业后继续考高职学习临床医学,并持续不断深造。侄子凯龙笑着说:“我们老李家可是祖上有医学传承啊,《本草纲目》是老祖宗李时珍著作啊,你微信朋友圈还发过李芬兰奶奶呢。”

大家哄然大笑,给14岁的李凯龙纷纷点赞。深夜,我把从西安蓝田县的陕西省高教系统中等专业学校、西安职工大学医学校区的大门口的黑板上摘抄的一段粉笔字内容,献给第二届中国医师节,献给李芬兰夫妇这样默默耕耘的医护工作者,致敬他们从医历程的青春岁月。

李伟伟告诉科教网总编助理张宁、许德林: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入学誓言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我庄严宣誓:

我志愿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尊师守纪、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发展。

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的身心健康奋斗终身!(文/李伟伟速记/路敏 校对/王旭红摄影/张宇明)

上一篇:重磅!国务院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全文)

下一篇:扔掉的塑料,正在被你吃下去

《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出台 新型智库积极响应
《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出台 新型智库积极响应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近日印发《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提出到2035年打造出一条交通便捷、物流高效、贸易便利、产业繁荣、机制科学、具有较强竞争力的西部陆海新通道,为推动西部地区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提供有力支撑。

西安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王勇在2019全球创投峰会上致辞
西安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王勇在2019全球创投峰会上致辞

“2019全球创投峰会”于2019年8月28-30日在西安召开,盛邀全球创投头部力量,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这场汇集万亿资本的行业盛宴,为全球资本共享中国机遇,为推动全球创投行业的发展皆带来深远的影响。

您可能喜欢
中央文明办等五部门联合发布第二批 “新时代好少年”先进事迹
中央文明办等五部门联合发布第二批 “新时代好少年”先进事迹

12月25日,中央文明办、教育部、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中国关工委等五部门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发布2018年第二批“新时代好少年”先进事迹。

走志愿之路,扬青春之帆——记西安工业大学2018“青稞公益·爱驻长庆”暑期社会实践活动
走志愿之路,扬青春之帆——记西安工业大学2018“青稞公益·爱驻长庆”暑期社会实践活动

陌生的环境值得去亲身体验,未知的世界需要不断的探索,个人的成长与进步需要更多的实践,未来的一切谁也无法想象,只能用心去实践。青年志愿者作为时代青年的先锋,应在最富有朝气的年代发展自身、贡献社会,在服务与奉献社会的进程中将“互帮互助、无私奉献、不求回报

违规炒作高考成绩排名 高新一中被市教育局通报批评
违规炒作高考成绩排名 高新一中被市教育局通报批评

西安市教育局在其官方发文称,在7月21日的中招咨询会上,西安高新第一中学违规炒作高考升学率、高考成绩排名,对高新第一中学违规炒作行为进行全市通报批评,取消其全年教育系统所有评优选先资格。

考生被录取后放弃报到算不算失信行为
考生被录取后放弃报到算不算失信行为

考生被录取后放弃报到算不算失信行为---扩大学生的选择权,是高考改革的出发点和目标,我国各地应该以改革视角看待目前存在的问题,并以改革精神推进改革解决问题。

您还可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