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知来路”中“明去路” ——《地名中国》纪录片幕后创作漫谈

2021-06-04 04:42 首页 > 文化 >   作者:毛文彬
讲好地名故事,守望精神家园。大型人文纪录片《地名中国》用人文发现的视角,用详实的影像语言,聚焦地名背后蕴含的寻根文化、孝亲理念、安宁向往、奋斗精神,唤起根植于人们心中的家乡情结与热土情怀,用地名寄托乡愁和寻找归属感,引导大众在“知来路”中“明去路”,进一步坚定文化自信,提升文化软实力,让地名这一份“无形资产”,真正成为靓丽的“地方名片”。

1622695623178194.jpg

清晨,从丰图义仓的仓顶处远望岱祠岑楼和金龙塔

|《地名中国》纪录片 供图

关注地名中的人文精神

《地名中国》纪录片第一季的初期内容已制作完成,在这个过程中有幸成为了一个全程的见证者。结合影片近期将要发布,现将这个过程中的心得体会以漫谈形式向大家汇报。该文字最早发表在《中国文化交流》杂志2月版,本次内容以数字形式编辑后略有增删。 

《地名中国》纪录片策划期是比较漫长的,对“地名文化的影像化表达是一种什么状态?”陷入了长达一年多的思考,贯穿于制作的前期和后期。 

2020年,新冠疫情的阴霾笼罩,纪录片创作交流推进多在线上进行,带来了诸多不便,但是从七月份后,国内疫情得到了很好控制,为纪录片落地执行提供了时间窗口期。七月中旬,主创团队前往陕西省渭南市大荔县实地调研,每天与当地的许多文化学者交流沟通,过程中思想激荡,但是对纪录片的表达形式,主创团队持不同意见和观点。在经过两次深度实地调研后,案头资料不断增多,纪录片《地名中国·大荔篇》的撰稿开始启动,当初稿完成时,影片的思想内涵过于粗浅以致让工作陷入与时间赛跑的焦灼感中。我们重新思考如何用影视语言讲好地名故事。

转机来自于导演和艺术指导一次午后散步中的交流。我们讨论纪录片的本质是什么,其实就是“真实”与“人文关怀”,两者表达着纪录片内核的一体两面,有着显性认识和隐性理解的两个平行维度。“真实”是纪录片独立于众多类型影像的原始驱动,它关注身边的世界,持一种人文情感的关照。我们可以去想象,在摄像机被按下录制键的瞬间,机器所采集的影像内容已是一种创作,但持机者往往却不以为意,我们可以狭义地将它归类为记录影像的原始创作阶段;再比如,一个人的世界观与价值观最能体现在自身的关注视角之中,形成着认知,所以带着“偏见”认识世界是客观存在的,这一点看似不起眼却至关重要。我们每次在创作前都会站在这个点上先去思考,反向对创作者提出要求,即如何站在社会公共服务的立场上,创作一组画面来传递一种价值、情感,因为我们坚定且着迷于身边所闪耀着的人类灵性的真、善、美。 

如果我们把地名文化的表达形式进行归类,其大致为两种:第一种是文献的整理,主要是梳理出一条社会递进过程中区域地名沿革脉络,目的是“知来路”。第二种是地名内涵的解释,主要是在研究一个地区“大地名”(通俗指在一定区域内一个地名的公众影响力较大的地名)的范畴下来关注存在于这个地方的社会人文肌理,重点是大事件下的人物命运、群体型抉择。我们把这个内核提炼升华后称其为“地名精神”,而这一类研究的主要目的是让人们“明去路”。作为一种视觉影像语言的表达,《地名中国》纪录片选择了后者,即探索地名人文精神的当代表达。 

在纪录片《地名中国》创作过程中,主创团队充分吸取了中国地名学会对影片的创作意见。中国地名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殿彬在创作座谈会时强调:“地名在国家治理、社会生活、经济发展、文化传承、国防建设和国际交往等方面广泛发挥着重要作用,是国家历史与民族文化遗产。开展地名文化工作始终要围绕国家重大发展战略,用“地名”讲好中国故事,进一步提升文化软实力,进一步坚定文化自信,同时助力区域高质量发展”。

1622695773117683.jpg

从福佑古寨的观景台上,可以看到大荔沿黄公路旁边的村落,在不远处的山脚下黄河正在流淌

|《地名中国》纪录片 供图

 《地名中国》第一季的大荔篇在影片叙事方面,我们试图去深度挖掘“生生不息”这个词对于大荔这个地名它的文化意义,并且用《取水》、《粮仓》、《传承》、《守·望》四个章节来讲故事。当我们了解到农业在大荔现代化进程中具有不可撼动的地位,这让影片的基调落在了农业方面。同时我们需要梳理出一条逻辑线,一是遵循客观历史,在这个原则下寻找戏剧性事件来呈现地名在历史中的发展走向,同时站在纪录片角度提出思考,在分析时代背景的情况下构建一种可视化或可感知的表达样式。二是疏理一条内在有机联系的逻辑线,让普通民众来参与到影片主题的创作之中。影片中有一幕是大荔的一位当地作家在挖掘龙首渠前世今生的过程。她是我们在前期调研过程中无意中发现的一位当地文化学者,我们在进一步了解过程中发现,王老师已经写作了好几篇关于龙首渠(今洛惠渠)的散文,从她的文字里散发着一个当地人对家乡深切的情感。摄制组决定邀请她参与纪录片拍摄,和她一起探访龙首渠的前世今生。

纪录片为什么会在纷繁的故事中选择去关注龙首渠呢?主要原因是:它是人类去接力实现同一个目标的活标本,贯通历史与今天。龙首渠最早是在西汉时期开凿,经历了北周、唐代等不同时期的再建,但因处于关中地区的黄土地质带,挖掘过程需要穿山而过,然而黄土易坍塌的特性也只能多次放弃进一步开凿,所以并未得到想象中农业丰饶景象。直到中华民国时期,因关中大旱,爱国名将杨虎城倡导在原古龙首渠基础上引北洛河水发展大荔县、蒲城县和澄城县农业,通水后取名洛惠渠,当时我国水利界众多志士参与其中。在新中国成立后洛惠渠不断加固并引进现代化管理技术。如今灌溉农田面积约75万亩。这是人类水利史上的一个壮举,但纪录片在关注历史大背景下,也在关注个体人物的命运,把视线放在了近代修渠的一些亲历者和后代身上。像今天大荔县许庄镇的义井村,是当时洛惠渠修筑期间工程队的主要驻地。民国时期战乱频繁、饥荒严重让人们选择背井离乡,据不完全统计,参与修筑洛惠渠的人有十八省七十二县之多,具体人数难以考证。战乱结束后有些人回到了家乡,有些人则落户至此地。而大荔县的义井村这个地名以前听当地人说叫做泥井村,后来才被更名为义井村,以“义”开头而更改原地名,这和当年来自四面八方参与修渠的人们在这里所做的贡献不无关系。

打造靓丽的“地方名片” 

《地名中国》纪录片一方面通过挖掘地名中的人文历史,客观还原或展示真实事件,同时也具备为区域发展宣传展示的属性。我们坚持影片不能“就地名说地名”,因为地名是一个载体,我们要挖掘这个地名和这个时代的关系。这个过程便自然而然地展现出了一个地域的民俗风情、人物精神面貌、大河山川名胜、饮食、语言等代表性要素,通过叙事手法被有机整合在一个大的叙事关系之内。

1622695858121018.jpg

 清晨时候的丰图义仓

|《地名中国》纪录片 供图

 《地名中国》第一季的《大荔篇》中,我们看到农业在大荔现代化进程中具有不可撼动的地位,而开凿龙首渠就是农业发展的重要基础,以此便联系到了大荔的另一段往事。在清光绪年间,阎敬铭任充军机大臣等职,为人清廉耿介,尤善于理财,他是今天的大荔县朝邑人。在千禧年初,国内曾播出了一部电视剧《走向共和》,记得剧中有一幕是慈禧怒激喝斥阎敬铭:“你给我滚!滚!滚!”,阎敬铭回:“臣不滚,臣自会走”。很有意思,看过好几遍,虽是戏剧性的体现,但故事原型出处我们可以参见《清史稿·列传》中记载:(当)时上(太后)意将修(下旨要修建)圆明园,而敬铭论治(政治主张)以节用为本,会廷议钱法(去了宫廷会议钱的用法),失(违背)太后旨,因革职留任。(以上括弧内文字注释为方便了解史事,仅做参考)。刚扯了很远,也是说明下我们选择这个故事元素的原因,他这个人身上有我们文化中很可贵的那股子精气神。 

光绪八年,关中大旱,大荔42万人,因灾死者过半,阎敬铭倡议家乡父老修建丰图义仓,属民办官督。丰图义仓其名之义是:丰年多储存粮食,灾年回报给老百姓。这是大荔人在历史的波澜中谋求生存所体现出的忧患意识,它也是我们中国人的粮食安全观。在经历了一百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后,这座丰图义仓依然在今天发挥着粮食储备的作用。除此之外,纪录片摄影团队也用影像记录下来了这座粮仓清晨时氤氲在一片雾气之中,雾气上方阳光投射在青砖上神秘、壮丽。

当粮食填饱了肚子,大荔土地上原生的民俗活动、传统戏曲就是给予当地人们的精神营养。最典型的有同州梆子和碗碗腔,我们关注到一群艺人活跃在田野村头,也在冷静地看待他们对传统戏曲艺术未来发展的担忧,而这也是众多传统技艺传承者共同面临的发展困惑。不难看出,影片在情感关照方面为普通人留下了影像,但也无形表达出来了一个地区最有特点性的要素。

1622695922318693.jpg

 两位同州梆子艺人正在岱祠岑楼上协助着纪录片的拍摄。为了做好尽可能的保护,这座古老的建筑目前已很少对外开放进入参观。摄制组在在获得许可下,由专人协助进行了拍摄,希望以此方式为后人留一些难得的影像;希望把文化的气脉一代代传承下去。

|《地名中国》纪录片 供图

看好未来十年内纪实内容在国内发展的巨大潜力

纪录片与其他类型影片最大的区别就是创作动力基于非虚构式,这也是纪录片的魅力所在。站在今天去观察电视电影行业的发展,相较于电影的投资创作发行等一些情况,不难发现资本的推动起到关键作用。从文化产业发展层面看,有利有弊,但整体是利大于弊的,因为影视本身就是社会投资标的物之一。与此同时,内容生产参差不齐,但整体水平与国际横向比较,影响力偏弱,其主要问题还是在于创作团队。我们常说这个时代节奏感快、功利性强,但不能把问题全部推给它。创作本身就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伴随着自我否定与再突破,但这需要时间,需要创作团队的定力,更需要制片方和创作者彼此的信任。

最近这几年,种种迹象的出现,仿佛能看到国内纪录片行业发展正迎来一个风口,似乎是一块还未被资本充分开垦的“土地”。有几个层面的分析:一方面是短视频在内容疯长的浪潮中逐渐走向乏力,这个乏力主要指自身承载力的局限性和自然发展规律的双重影响,细分与专业是主流。另外一方面是纪实性内容在受众层面具有天然的传播力与影响力,这无外乎是人们对“真”的东西有一种本能的感受和认同。再有一方面是纪录片投入成本相较于电影制作来说要低很多(大多数情况下),这也让一些关注优质内容的制片方愿意去投资多个项目,降低投资风险,同时也给予创作团队资金保障,甚至较为充裕,这对内容创作起到了重要作用。纪录片的创作特性是多记录,少干预甚至不干预,这决定了它不是一个可以在短期内就能快速实现市场化运作的项目,但也不能说纪录片的创作周期就一定需要很长时间。其实,纪录片的魅力恰恰在于创作初期对一种结果的不确定,尽管创作者非常清楚自己这个项目的选题,也不能避免,这就使得纪录片中的事件与人物具有一种难以被模仿和复制的特点。还有一点需要跟大家汇报的就是,在看今天这个数字时代,网路到终端的垂直与实时交互,让纪录片内容的魅力不止受限于影院巨幕、传统电视,这刺激着内容流量平台在纪录片市场的投资与获利,进而加快其适配相应的基础服务,如投资与分账、内容的激励、观感体验的优化等创新。以上几点不足以表达全部,属于管窥之见,但我们对未来十年内纪实内容,重点以纪录片在国内发展的巨大潜力比较看好。

1622696021811837.jpg

远观大荔县城一角

|《地名中国》纪录片 供图

《地名中国》纪录片的幕后创作漫谈

《地名中国》纪录片是由民政部地名研究所、中国地名学会等学术研究机构共同发起并主导策划,以传承保护弘扬中华优秀传统地名文化为特色的大型人文纪录片,旨在以地名知识为载体,从地理、历史、语言、文学、民俗等多角度全方位展现我国丰富多彩的地名文化,引导人们发现地名背后的人文底蕴,唤起海内外中国人的故土情结和家国情怀。

在前期调研期间,我们走访和请教了很多当地人,这是创作的重要环节,就是感受一个陌生的地方,并放下原有偏见重新认知她,所以创作团队拿着一张当地的地图一天会去很多地方,大脑的高速运转,手底下快速的笔记,大量的信息需要归类整理,以及需要调动直觉去联想可能,往往结果令人意外。在脚本写作之初,团队在古城西安的酒店里每天需要大量的时间进行探讨,这个过程既艰辛又很美妙。

在拍摄初期,连续的下雨天让整个摄制组陷入被动局面,效率大打折扣,但与此同时也对拍摄计划做了灵活性调整,所以在最终影片中,关于梆子腔的乡下演出和丰图义仓粮食入库的段落都能看到天气对事件的影响。

1622696075124237.jpg

在丰图义仓的院子里,农民大哥们正在排队送粮入仓,远处乌云密布,似暴雨将至

|《地名中国》纪录片 供图

1622696116362284.jpg

黄河岸边,村民们在围起的水塘里打捞黄河鱼,这些鱼将在最快的时间里被送到周边市县市场。大荔虽是平原地区,但是小气候和多样化的地质特征,使得农民们充分运用着自然资源的禀赋实现生产收益

|《地名中国》纪录片 供图

在拍摄同州梆子艺人们乡下演出环节,我们便提前准备好了雨衣随时待命,只要艺人们做什么我们就要去想办法记录下来,但是下午随何满堂团长一起前往贴家村的前一个小时,雨突然停了,到达地方后意外地看见了“久违”的太阳,而梆子腔艺人们正在流动舞台车上化妆,这使得那会儿人物化妆的特写镜头层次感很好,在外景拍摄时,村民们也都从家里拿着小板凳,开着三轮车来广场听戏。

后来我们在后期制作撰稿中也强调了当时天气的不可测,同时也是想表达一种心态,就是感受自然。

1622696184214556.jpg

 村民集结到广场观看大荔县文化惠民演出,戏曲艺人们正在后台化妆准备。根据团长介绍,大荔县剧团目前承担着县全年二百多场文化汇演工作,除了下乡以外,县里的剧场也同时承担着演出内容,观众只需支付一块钱即可入场看戏,被称为“一元剧场”

|《地名中国》纪录片 供图

大荔县处在黄河、渭河和北洛河三河交汇的地方,我们一开始就策划要把这个延绵千年的自然奇观拍下来,但是却一波三折。在摄制组完成大荔沙苑地区拍摄后,分了三辆车出发前往三河交汇口。前往过程中,我们讨论着影片的细节内容,一次不经意看向窗外,却发现与公路并列一侧的山脚下,有十几公里的稻田连成了金黄一片,田间地头人们劳作着。被下午的阳光照射许久,恍惚间交织进了一种幻觉,我们仿佛是一个闯入者,好似科幻故事里所述的平行世界,有种既熟悉但又陌生的感受正激荡着全身的脉络,以此打趣道:这是现代版的世外桃源。当职业习惯让我们意识到要拍下来时,摄像车队却告诉我们车辆被导航引到另一条路上,这一幕他们并未看到。更令人意外的是当天我们一行所有人都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定位信息。回去后我们将此事描述给当地人希望可以提供些线索,不过也没有人说清楚是什么地方,但我们大致猜测很有可能是沿黄公路旁,华山脚下,这样说主要是大荔县整体位于关中平原,如果想要看看山只有华山可看。前往三河交汇点的催促声音正提醒着我们不要逗留,但我却能预感到拍摄的最佳时间段已经错过。汽车在路上正试图甩掉这沿途无际的旷野,想象中的壮观景象与这眼前绵延的公路制造着心理落差。太阳正在沉落,一团晚霞悬在太阳上空似乎不知该去往何处。再看车子已是披着星光,颠簸进了一条被车辙不断塑形过的泥巴路上,低沉的引擎声清晰地进入人的耳朵,却淹没在了虫声与间歇响起的鸟叫声里,公路两侧的玉米地也不知伸向了何处,四面八方的蛾子却寻见了它们的光。片刻的宁静让人惬意,算一算此时拍摄工作已经进入尾声。次日,摄制组拍下了渭河与洛河汇流并融入黄河的壮阔一幕。回想这一幕,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在《地名中国》纪录片第一季拍摄制作过程中,我们相识了很多朋友,遇到了很多新奇好玩的事情,获得了许多人的帮助和支持,在此深表庆幸,并由衷感谢。

1622696646357594.jpg

鸟瞰渭河与北洛河正在汇流,而汇流后她们还要再次汇入黄河,在这片三河交汇之地,陕西、河南、山西三省行政版图紧密衔接,中华文明便是在这样一片沃土之上生根发芽了。而在我内心,黄河才可以配的上我们文化中那个最高尚词——厚德载物

|《地名中国》纪录片 供图

《地名中国》纪录片的脚步仍在向前,我们希望它是记录这个时代的其中一个思绪,当我们回望自己从哪里来,思考要往何处去时,它能有所帮助、有所启示。

(作者:毛文彬,中国地名学会地名公共服务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地名中国》纪录片总导演,国声智库研究员)

上一篇:以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助推文化强国建设

下一篇: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腾讯控股有限公司作出责令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等处罚

中央网信办启动“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
中央网信办启动“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

为营造未成年人良好上网环境,有效解决网络生态突出问题,中央网信办决定7月21日起启动“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

东京发布《防疫手册》,来看看奥运版的“三件套”“五还要”吧!
东京发布《防疫手册》,来看看奥运版的“三件套”“五还要”吧!

东京发布《防疫手册》,来看看奥运版的“三件套”“五还要”吧!

您可能喜欢
清华大学110周年校庆:“大学·创新”论坛
清华大学110周年校庆:“大学·创新”论坛

科技是国家强盛之基,创新是民族进步之魂。4月13日,“大学·创新”论坛邀请学校在“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重点领域的资深专家学者,解读大学如何通过创新服务国家发展,引领科技发展方向的重要使命。

教育部印发通知:加强中小学生手机管理
教育部印发通知:加强中小学生手机管理

随着手机的日益普及,学生使用手机对学校管理和学生发展带来诸多不利影响。为保护学生视力,让学生在学校专心学习,防止沉迷网络和游戏,促进学生身心健康发展,现就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生手机管理工作通知如下。

陕西省教育厅“三个维度”推进政务公开工作
陕西省教育厅“三个维度”推进政务公开工作

近年来,为有效推进政务公开工作,省委教育工委、省教育厅不断深化重点领域信息公开、服务公开,加强平台建设,完善组织保障,持续推进依法行政,规范教育政务信息公开,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对教育行政活动的知情权和监督权,积极主动向社会提供政府信息公开服务。

陕西理工大学建立“五位一体”机制推动文明礼仪养成
陕西理工大学建立“五位一体”机制推动文明礼仪养成

陕西理工大学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秉持“德才兼备,以德为先”育人理念,深入贯彻《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始终把大学生文明礼仪养成教育作为一项重要育人工作,坚持教育和管理相结合,坚持线上和线下相结合,建立“广泛宣讲、精办活动、深入实践、加强考

您还可能喜欢